周末辛苦爬蟒山

周日要去蟒山森林公园爬山,前一天晚上,把相机/镜头/脚架、食物/五瓶水、炉头/气罐/锅,以及两件抓绒等等,塞满了我70升的背包,足足有15公斤重。早起7点半坐朋友的车去昌平十三陵水库东北侧的蟒山森林公园。 下车,本来想去拍红叶,林区的管理人员告诉我们,大风已经把红叶刮光了,十分扫兴。背着包继续往山上爬。路上的行人看到我背着这么大的包,都投以好奇的目光。不过负重爬了一会儿,就气喘吁吁了,额头也冒虚汗,因为早晨没吃什么东西。一路上歇了几次,朋友还帮我背了一会儿,终于到了山顶的长廊。 稍休息了一会儿,决定去天池风景区,据说是中国最大的人工天池。又沿公路走了十几分钟,到了所谓的天池。真是让人失望透顶,还不如去看水库呢,真对不起10块钱的门票。 下山的时候,膝盖吃不住力,又歇了几次,才走完台阶,不过下山的坡道比台阶更让人难受,一度和老婆倒着往下走。走到停车场,坐到车里,真是好舒服啊。回家的路上都快睡着了...

发烧镜头的初哥

去了一趟九寨,照了些照片,越发觉得自己菜,连CPL(偏振镜)都不懂,呵呵。另一个副作用是,觉得D70s的套头不够用。最近磨了LD好几天,终于批准用我翻译的稿费买一些摄影器材(不过钱还没到帐呢,是预支的)。 虽然水平很洼,但是中毒太深,无法自拔了。一咬牙,从锐意入手了Nikon的50/F1.8D和适马的微距小黑(XHM)。虽然都是性价比优良的镜头,为真正的高手或发烧友所不屑,但无论以我的财力和水平来说,都算是发烧而且是高烧了:) Nikon AF 50/F1.8D 和 Sigma APO 70-200/F2.8 EX HSM 套机买了之后,这还是我第一次自己换镜头,手比较潮,看了半天说明书。另外不知道Nikon的D头在自动相机上要锁定最小光圈才能自动对焦(因为光圈是机身调节的),真让我忙活了一阵。XHM真是好沉,有1.3公斤重,手晃得厉害,看来要入手脚架了。原来的摄影包容量也不够了,又要破费了...

九寨黄龙之旅

我们是乘坐国航的夜间航班到成都的。不幸的是这个航班几乎每次都会晚点,害得我们在机场苦等了1个小时。到成都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,导游把我们接到成都市区的一个宾馆,匆匆就寝。第二天早起,坐10个小时的汽车,经过连绵的山路。不知道是什么典故,导游称如厕为“唱歌”,一路上歌声不断。不过和KTV一样,“唱歌”是要花钱的,五毛钱一首。晚上在九寨沟口的一家宾馆入住,条件比较艰苦。 次日8点多乘车到九寨入口附近的停车场,又步行10分钟。从导游手中拿到门票,乘游览车开始寻路而上。九寨沟呈Y字型,第一天游览了左边的一条沟,包括长海和五彩池,右边的原始森林、天鹅海和格日朗瀑布,以及树正沟的犀牛海和树正群海。第二天早起,7点多钟就进沟了,重点游览日则沟剩余的几个景点。其中以孔雀海和五色海为最美。这两天一直就在走路了,日均要走十几公里。不过美景宜人,也不觉得太辛苦。 晚上在川主寺的一家宾馆入住,川主寺海拔比较高,夜里很冷,盖两床被子还觉得冷。老婆大人有些高原反应,头晕恶心,结果吐得很厉害。第二天早起去游览黄龙风景区,感觉黄龙的水色虽然没有九寨的美,但是梯田式的水塘别有特色。 回到成都,到春熙路吃成都小吃,可惜只有口福,肠胃没有福气,消化功能随着身体的劳累有所减退。晚上坐国航的班机回北京,照例晚点了一个钟头,结果凌晨1点才到家。

"Agile Java 中文版" 开始预定了

涂波和我翻译的"Agile Java 中文版 —— 测试驱动开发的编程技术"在china-pub和dearbook开始预定了。六月中旬应该可以面市。翻译这个事儿真是很累人。英文读起来不难,但是要把原文比较贴切地翻译出来,真是要费一番脑筋。我负责翻译了本书从第十一章开始的后半部分。希望本书的翻译质量能让读者满意。

瓜饭楼重校评批《红楼梦》

前日在家附近的小书店,偶见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一套《红楼梦》(2005年初出版),是冯其庸老先生(斋名瓜饭楼)重校评批的。装帧非常精美,繁体竖排,双色套印。其中择要摘录了脂砚斋、畸芴叟等批注,当然还有冯老先生的批注。据说是书店的会员定购了几套,不过我见到时,只有这一套了,当即买下。真是幸福啊,呵呵... 插图1. 精美的封面 插图2. 双色套印,繁体竖排 插图3. 厚厚的书本,拿在手里非常舒服 感谢刘心武先生,如果没有他的红楼探秘讲座,可能不会有会员定购这套书,我也就无缘得见这套书了。

春晚的语言类节目

套用宋丹丹的台词,是“相当的令人失望”啊!!! 滥用人名儿包袱:上不来、下不去、马尚锋、老“宝”子等等,而且使用的都太过牵强,味同嚼蜡。部分小品格调不高,像《实诚人》实在不敢恭维。马大姐中的戏剧冲突太牵强、内容空洞,简直是糟蹋了电视剧的好名声。大兵的相声,除了油腔滑调,没有给我留下任何印象。有些立意很好的小品,例如牛群的打工幼儿园和一个招聘题材的小品,还欠缺琢磨,也缺少人气明星的参演。 唯一算是出些彩儿的是宋丹丹和赵本山的小品《说事儿》。不过和久之前的“实话实说”版没有什么突破,只不过是换了一下汤。不过二人的表演还是很精湛。 现在有不少评论说春晚总拿农民找乐子,存在歧视。当朱军说出,民工为你家送报纸牛奶等等时,我心理的确很不是滋味。放着为城市建设挥汉洒血的光辉业绩不说,不知道编剧是怎么想的。其实关于农民题材,还有很多的热点话题可以挖掘,像城镇化进程、占用耕地乱建开发区、拖欠农民工工资等等。相声小品也应该针砭时政,像国有资产审计、春运、消费者权益保护、食品质量和安全等等。 相信现在很多的相声和小品演员和编剧,在创作作品时,毫无乐趣可言,在演出时不过是强作欢笑罢了。这样又怎能真诚地打动观众呢!?

新年上班第一天,爱车破相

郁闷啊,放假前物业通知我们,1月4号始可以从广场的入口进入地库。 结果今天,我把车已经沿车库通道开进去许多,有人跑进来告诉我这个入口还没开通,里面门也没开,只好让我在狭窄倾斜的车道里倒出去。然而不小心,把右侧车尾的保险杠蹭了一小块漆。 车库门口也没有任何不得通行的标志,也没有专人把守,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,ft!

"Mastering JavaServer Faces 中文版" 开始预定了

"Mastering JavaServer Faces 中文版" 在 www.dearbook.com.cn 开始预定了,估计月底或下月初可以有现货。同时,提供了第一章和第九章的样章。本书的两位译者一起进行了两遍技术review,技术编辑张菲和我又对全书的文字进行了仔细的校订。希望读者能够满意翻译的质量。

今天的好消息

今天收到了两个好消息,一是我独立翻译的第一本Java工具书 "Struts Kick Start 中文版" 要第二次印刷了,也就是说第一刷的6000册售完了,我的第二部分稿费也有眉目了 :)。另一个好消息是,我和蔡云志合译的 "Mastering JavaServer Faces 中文版" 今天要制作胶片了,出版在即了。呵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