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小回家过年记

因为我的祖父母年事已高,一直希望能亲眼看到重孙子,因此虽然小小刚5个多月,恐路途不易,但还是要克服困难回家过年。由于以前的车过于紧凑,空间不够安装儿童安全座椅,小小妈妈最后终于同意换车了。好在有招商银行的“车购易”,无息贷款再加上卖车变现的钱,首付的负担并不太重。

出发前,把小小的辎重装了大大小小好几个包,基本上后备箱的所有空间,都被他的物品占据了。回家的路上,一开始是由妈妈抱着,睡了一小觉儿之后,又绑到儿童座椅上躺了一段时间;不久他就不乐意了,最后一段路一直是由妈妈抱着的。因此一直开得不快。中午在休息区停了一段时间,给小小喂了喂奶,喝了点水儿。因为休息区没有餐厅,我们几个大人就吃了点儿没泡开的方便面,然后继续赶路。原本最多3个小时的路程,用了5个多小时才到家。

小小一路上舟车劳顿,再加上刚到一个陌生的环境,又见到许多陌生人来看他,有些认生。老爷爷老奶奶也可高兴了,也算完成了他们的一个心愿。我的姥姥听说我们到家了,特意坐车过来看看小小。第二天,小小就适应些了,对着老爷爷老奶奶咯咯地笑。见到小小的亲朋都夸小小长得聪慧可爱、个子高高的,我和老婆可骄傲了,呵呵。

在家的这几天,小小夜里睡觉不踏实,好不容易才能哄着,中间还容易哭闹,我和老婆睡得都比较少。因为小小比较缠人,且他还不能看电视,春节晚会我俩压根儿就没看,包括第二天的若干次重播。白天里也一直是忙忙碌碌的,一直到初三,一家人才抽空照了“四世同堂”的全家福。不过小小不怎么配合,时间稍一长就不愿意了。只好草草拍了几张:

不知不觉就到了要回京的日子了。回来的时候,吸取了上次的经验教训,一开始就把小小放到儿童座椅上。刚上高速不久,小小就在晃晃悠悠的车厢中睡着了。于是我一通猛开,也不管新车还在磨合期了,尽量缩短在路上的时间。小小一路上睡了1小时20分钟左右,我一口气从开到了京津塘高速。后面小小又不乐意了,由妈妈抱着完成了最后一段路途。

回到北京的家里,小小可乐欢儿了,又回到了熟悉的环境... ...

小小上户口了

小小已经上户口了,大名儿叫“孙家桓”。这个名字是我和她妈一起起的。因为小孩是猪年生的,“家”字就是屋檐下面一口猪,表示将来居有屋;在网上算了算,小孩五行缺木,所以就在“木”字旁的字里找了一个,“桓”有官署前的木桩(后称华表)的意思。巧的是,这三个字(按繁体算,孫家桓),都是10划。虽然名字的评分不高,只有76。我在google上查了一下,重名的不多。不过到医院办出生证明时,医生输入拼音“sunjiahuan”后,显示的第一个候选就是“孙家桓”,看来还是重名了... 办完出生证,要先到街道计生办盖章,然后到派出所办户口。而且现在小孩一上户口,就有身份证号码了。

小小出生历险记

8月20日凌晨2点,小小妈妈见红,并开始2分钟间隔的宫缩,不过并不特别强烈。因为通常见红之后的12-24小时才会生产,因此决定在家待产。

凌晨5点,将岳母叫醒,给小小妈妈准备早饭。这时,小小妈妈的宫缩间隔增加到4分钟左右。早饭后补了一觉,9点起来,宫缩间隔增长到10分钟左右。有少量亮白的液体流出,怀疑是破水,用PH试纸检测为碱性。打电话咨询了医院,建议立即住院。10点多到医院,大夫检查,结论应该不是破水,住院观察。本来我打算坐一晚上,结果实在顶不住困,在床边躺了四个多小时。

21日凌晨6点10分左右,有比较明显的破水状况,护士检查也确认。然后6点30左右就推到了待产室,但是家属一律不得入内。只有焦急地在外面等待。间许打个电话进去,询问一下状况。后来到了11点左右,接到小小妈妈的电话,说大夫检查羊水状况不好,建议刨宫产。不久,大夫唤我过去签字,然后推到手术室,再为麻醉事宜签字。后来听小小妈妈回忆,一开始护士和医生还是认为没有破水,又做了次B超,结果是羊水尚可;后来加催产素之后,伴随宫缩,胎儿的胎心有降低的状况;最后一个比较有经验的大夫说,B超结果可能不准确,然后仔细确认,发现羊水比较粘稠,且羊水不是很充足,因此建议刨宫产。去到手术室的路上,我看得出小小妈妈十分沮丧,一直希望能顺产的。

我和岳母,以及我的母亲,在手术室外等候。我跟大夫确认了一下,小小妈妈属于比较紧急的情况,排在等待队列的第2位。总期待这下一个抱出来的婴儿是自家的宝贝。后来,有一家的孩子抱出来了,他外婆说,比我们推进去的晚。这时我就十分担心起来,在门前踱来踱去,使劲的从门缝里往里看。又过了许久,大概12点10分左右,小小被推了出来,12点01分出生,体重3920克,身长52厘米,是个大胖小子。但是医生告诉我要送到“监护站”观察,原因是哭声比较糠。等电梯的时候,小小妈妈也被推了出来,看得出她也很焦急。我和大夫将小小送到监护站,等了一段时间,大夫认为哭声还可以,就让我们接回病房观察。这段时间可能只有10分钟,但对我却显得十分漫长。我不仅担心小小有意外,也担心小小妈妈的状况;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使得手术时间这么长。

回到病房,小小妈妈已经躺到病床上,身上插着各种各样的线管,还有些昏昏沉沉。和母亲与岳母确认,大人没有什么状况。稍稍放了些心。

老婆后来还谈到,刨宫产时,子宫里几乎已经没有羊水了。大夫还对老婆说,看着肚子不大,没想到生出这么大的孩子,皮薄馅大。另外,因为缺少羊水,缺少润滑,在将孩子从子宫中取出时,担心伤到孩子的锁骨,下午又有两个大夫专门来复查,检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。这样大家才都放了心。

这时候,我才敢给同事发短信,确信说,“母子平安”。说真的,我想流泪,强忍着,不让它流下来... 老婆,感谢你,坚强地熬过艰辛!!!小小,爸爸也要感谢你,平安健康的来到这个世界!!!